咨询热线:

136-0737-0618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成功案例> 正文

不服房屋登记行政上诉状

来源:网络作者:石兰轩时间:2020-07-04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曾某军,男

被上诉人:曾某红,女,

被上诉人:桃江县自然资源局。住所地湖南省桃江县桃花江镇花江大道100号。

法定代表人:林龙飞,该局局长。

原审第三人:桃江县住房保障服务中心。住所地湖南省桃江县桃花江镇资江路。

法定代表人:吴建强,该中心主任。

被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桃江县自然资源局等房屋登记行政撤销一案,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2019)湘0922行初219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原桃江县房地产管理局作出的房屋所有权人为上诉人的桃房权证城字第00014757号房屋所有权证,其判决内容减损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故上诉人依法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请求依法撤销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2019)湘0922行初219号行政判决书,改判驳回被上诉人曾某紫菜的起诉。

上诉理由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根据我国《物权法》第三十八条规定,权利人为上诉人先父曾某普的房屋所有权及宅基地使用权在人民政府征收时即归于消灭;另外,即是曾某红亦在起诉状中自认其早已于1988年外嫁原桃江县河溪水乡甘泉山村(现桃江县灰山港镇甘泉山村),在前述土地房屋征收时早已不是辖区集体经济组织的村民,而且曾某红在甘泉山村已分配了宅基地,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规定,曾某红不属于安置对象,当然无权在上诉人辖区取得宅基地,且法律禁止其在上诉人辖区建造或受让房屋。故一审判决认定,“…原告(即曾某红)、第三人曾雪军及其父母原拥有一处宅基地及房屋,其宅基地使用权人为其父曾进普,该宅基地被征收后,被另安置在桃花江镇桃谷山村王家梗村民组269号即涉案登记房屋所在地。”并由此认定曾某红对案涉房屋登记行为具有利害关系、有权提起本案行政诉讼系认定事实错误。

二、一审判决违反法定程序

1、曾某红对案涉房屋登记不具有利害关系。

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规定,只有行政相对人及利害关系人有权对行政行为提起诉讼。但如前条所述,曾某红虽在结婚前有居住在权利人为上诉人先父的房屋,但其在该土地房屋被征收时早已不是辖区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无权在上诉人辖区取得新的宅基地,同时法律也禁止非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辖区建造或受让房屋,根据《最高法院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六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可以直接认定曾某红无法取得案涉房屋的所有权,当然与案涉房屋登记行为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以及《最高法院适用行政诉讼法解释》第六十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本案应当不予立案,或者裁定驳回起诉。

2、基础民事法律关系不属于不动产登记行政诉讼的审查范围。

退一步讲,根据我国《物权法》第十六条、第十七条规定,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不动产物权的证明,不动产登记簿是物权归属和内容的根据。而本案中案涉房屋的不动产权属证书和不动产登记簿记载的权利人均为上诉人。根据《物权法》第十四条规定,行政机关对申请登记材料的真实性已尽到审查义务而作出的不动产登记行为,在申请登记材料的真实性未经法定程序否定前,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应当确认其效力,否则,不动产登记行为将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也不利于社会稳定。同时,《最高法院房屋登记规定》第八条也明确规定,不动产登记行为所依据的基础民事法律关系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审查范围,行政相对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对其有异议的,应当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

3、一审判决剥夺了上诉人的诉讼权利。

因曾某红的户口资料直接关系曾某红是否享有案涉房屋所有权,是否与案涉房屋登记行为有利害关系。而公民户口迁移档案系国家机关依职权保管的材料。故上诉人依据《最高法院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书面申请一审法院调查取证。但一审法院仅在开庭审理时口头宣布不予准许,未依据《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送达通知书说明不准调取的理由,同时剥夺了上诉人申请复议的权利。

综上,本案中原审原告曾某红以其对案涉房屋享有所有权为由提起本案行政诉讼要求撤销案涉房屋登记行为,在基础民事法律关系争议,即权属争议未经民事诉讼途径有效处理的情况下,一审法院直接作出行政判决撤销房屋登记既是认定事实错误、又违反法定程序,且其判决内容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为此,上诉人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九条之规定,依法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秉公裁判。

此致

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一篇:劳动仲裁申请书 下一篇:确认合同无效代理词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