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6-0737-0618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成功案例> 正文

石兰轩律师办理某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来源:网络作者:石兰轩时间:2016-12-18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湖南公言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原告王某红、张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与被告沅江市妇幼保健院、益阳市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依法出席今天的法庭,根据刚才庭审调查揭示的事实,依据有关法律规定,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两被告在本案中都有过错,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严重违法,人民法院应当不予采信

虽然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从法医学角度十分牵强的认为,中心医院在本案中未见明显过错,保健院只有微不足道的过错。但本代理人在庭审质证过程中已经说明,该鉴定意见存在以下多处违法违规行为,并且明显偏袒被告,法庭应当不予采信。

A、鉴定意见书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1、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六条规定,鉴定机构应当在受理鉴定之日起30天内出具鉴定意见,至迟不得超过60天。但本鉴定意见多达100多天。收费日期是2014729日。

2鉴定意见缺少鉴定检验过程,也不见检验鉴定结果,更不见操作规范,不符合《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三条和《司法鉴定文书规范》第七条及附件一的要求,不知道这个鉴定意见是怎么得出的结论。

3鉴定人在鉴定分析过程完全是照抄两被告的主观病历,对相关客观病历比如检查化验报告数据只字未提,也就是说,鉴定意见没有依据有关医学技术规范和医学文献对相关检查化验报告数据进行法医学科学性评估。所以,该鉴定意见完全是假定被告的主观诊断完全正确合理的情况下,被告对原告治疗方法和建议是否正确进行了简单的分析,其得出的结论当然谈不上客观性和科学性

3、鉴定意见的部分检材来源不明。比如中心医院和保健院的病历资料未经庭审质证。

B、鉴定意见没有法律依据。

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二条规定,司法鉴定应当遵守或者采用:(一)国家标准和技术规范;(二)司法鉴定主管部门、司法鉴定行业组织或者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制定的行业标准和技术规范;(三)该专业领域多数专家认可的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不具备前款规定的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的,可以采用所属司法鉴定机构自行制定的有关技术规范。但该鉴定意见没有列明遵守或者采用了哪些法律和技术规范。如司法鉴定人在出庭的过程中,竟然不知道国家至少有本案必须遵守的《产前超声检查规范》和《孕产期保健工作规范》等医疗技术规范,其在鉴定过程中当然不会采用,故鉴定意见不符合客观公正的要求。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司法鉴定意见书只是民事诉讼中的一份证据,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中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九条规定进行审查,本案中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因为存在前述多处违法违规,应当不予采信。同时,人民法院在审理医疗纠纷案件中认定医疗机构是否具有过错,并不必然以司法鉴定机构的意见为前提,否则,人民法院的裁判权在审理医疗纠纷案件中就失去了意义。至少当医疗机构出现《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七条、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等相关情形时,人民法院应当直接认定医疗机构具有过错并承担民事责任,故法庭可以依据本案中的下列事实直接裁判本案两被告承担民事责任。

如果法庭认为本案的裁判必须以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为依据,那么,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一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应当组织重新鉴定。

关于保健院的过错

第一,保健院的医疗行为多处违反法律和诊疗规范的要求。

1、违反母婴保健法第十四条和《孕产期保健工作管理办法》第十一条以及《孕产期保健工作规范》、《孕前和孕期保健指南》的相关规定,没有对原告进行规范和指南规定的相关保健指南,比如妇科检查、腹部检查、化验检查、骨盆外测量等多处检查和化验均没有进行。

2、违反《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第六条规定,文字不工整,甚至是天书;同时违反〈规范〉第八条规定,在法庭调查中,本代理人已指出多处病历资料没有法定医务人员签名和审核。

3、在庭审调查过程中,保健院没有向法庭出示其相关医务人员具有执业医师、执业技师、《母婴保健技术考核合格证书〉、通过了〈全国医用设备资格考试〉等法定资格的证据。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和《最高法院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九十一条规定,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保健院的医务人员不具备相关执业资格。

基于前述理由,说明保健院在本案诊疗活动中多处违反有关法律和规范的要求,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本案应当推定保健院有过错。

第二,保健院在本案的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

1、2014年2月24日查抗B效价大于512,表明原告母儿血型不合,采取了相应治疗,此后于2014年3月20昨查抗B效价仍大于512,保健院应当继续予以治疗,但保健院此后未予继续诊治,未尽合理诊疗义务。

2、2014年5月3日,原告向保健院自诉有胎动减少的症状,而根据有关医学文献表明,胎动异常是胎儿出现病症的信号,而保健院只是简单的进行了吸氧治疗,没有引起重视。

2014年5月24日,原告再次向保健院自诉胎动减少,同时保健院检查胎心最低只有60次,胎心监测评分只有6分。根据有关医学文献表明,正常的胎心是110-160次,本案中只有60次;同时正常的胎心监测评分是8分以以,可达10分,而本案中只有6分,可见当时原告的胎儿出现了相当危险的信号。可是保健院仍然只是建议住院吸氧。次日,即5月25日,在根据保健院的诊断方法诊断后,保健院的胎心监测评分仍然只有7分,仍然低于正常评分,但保健院仍然没有引起重视。

2014年5月31日,原告按保健院的要求进行复查,当时胎心监测按保健院的评分仍然是7分,仍然不正常,同时提示胎儿股骨等偏小,但保健院仍然没有对此前的一些异常现象引起高度注意,只是要求原告“复查B超或者上级医院B超”,同时要求原告补充营养等。保健院在该日告知原告“复查B超或者上级医院B超”,其医嘱并不是要求原告去上级医院治疗或者确诊,只是要求原告再做一个B超,而且复查也可以,即在保健院再做一个B超也可以,原告遵医嘱在保健院继续冶疗,但保健院后来也没有安排原告再次复查B超,直至2014年6月7日到中心医院诊治发现羊水过少等。

至少在前述近一个月的孕期保健过程中,在原告向保健院的医务人员数次自述胎动异常、胎心监测评分一直不高、胎儿股骨显示偏小的情况下,保健院的医务人员没有依据《孕产期保健工作管理办法》第十一条、十二条和《孕产期保健工作规范〉的相关规定尽早发现异常情况及时诊治或者要求转诊,未尽合理诊疗义务。

3、根据《孕产期保健工作规范》之相关规定,孕期保健必须进行相关的体格检查和产科检查,包括超声筛查。《产前超声检查规范》的要求,在妊娠中晚期进行常规超声检查时,必须进行“羊水评估”,需测量股骨长径,羊水最大深度及羊水指数等,可见,在当下,B超检查是医疗机构诊断羊水过少的主要方法,即当下最通常的医疗水平都可以通过B超检查诊断出羊水过少的病情。可是在本案中,在原告的孕产期保健过程中,保健院对原告进行了多达9次的B超检查,甚至还包括当下最先进的四维彩超检查,都没有发现原告当时羊水过少的病情,致使原告羊水过少的病情延误治疗,最终导致原告临产期胎儿窘迫,新生儿重度窒息,最后因呼吸衰竭而死亡。

基于保健院的医务人员在本案诊疗活动中未尽到前述合理诊疗义务,造成了原告的损害,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保健院应当对原告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关于中心医院的过错

中心医院的医疗行为同样违反法律和诊疗规范的要求。

1、在庭审调查过程中,中心医院也没有向法庭出示其相关医务人员具有执业医师、执业技师、《母婴保健技术考核合格证书〉、通过了〈全国医用设备资格考试〉等法定资格的证据。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和《最高法院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九十一条规定,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人民法院同样应当认定中心医院的医务人员不具备相关执业资格。

2、虽然中心医院在庭审过程中提交的病历资料的复印件疑似有新生儿科参与了协作的记载,但没有提交病历资料原件以供核对。同时,本代理人在此前复印的中心医院的相关病历资料中就没有这些记载。特别是本代理人复印的病历资料中,其“出院记录”中明确提示是“转新生儿科继续抢救”,可见当时新生儿科的医务人员并没有共同协作参与新生儿窒息复苏,故中心医院的部分病历资料涉嫌作假。

3、中心医院在已经查明羊水过少、胎儿宫内窘迫的情况下,没有根据《孕产期保健工作规范》的要求立即采取处理和抢救应急措施,积极预防新生儿窒息。比如,对新生儿窒息复苏时没有依据《孕产期保健工作规范》的要求由产科和儿科医生共同协作进行,相关医务人员没有经过新生儿窒息复苏的培训,相关新生儿窒息复苏器械不完备并处于功能状态。基于前述理由,说明中心医院在本案诊疗活动中同样多处违反有关法律和规范的要求,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本案同样应当推定中心医院具有过错。

两被告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虽然本案中新生儿死亡后未进行尸体解剖检查,但中心医院出具的《病情证明》表明本案原告剖宫产一活女婴、新生儿重度窒息、羊水过少、母儿血型不合,其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诊断本案新生儿死亡原因为呼吸衰竭,两被告在庭审质证过程中对上述证据均不持异议,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六十条之规定,在本案新生儿的死亡原因已经确诊的情况下,无需对尸体进行解剖和检查。故人民法院应当对原告提出上述两份证据予以认定,确认本案新生儿系呼吸衰竭而死亡。

同时,有关医学文献表明,新生儿窒息是指胎儿因缺氧发生宫内窘迫,以致出生后出现呼吸衰竭的临床表现。孕妇分娩期羊水过少,可导致宫缩时胎儿脐带受压,胎儿宫内窘迫或新生儿窒息,若同时合并羊水混浊,则极可能造成新生儿吸入性肺炎或呼吸道阻塞,导致新生儿窒息。在本案中,中心医院的病历资料显示,原告行剖宫产术时,其羊水已呈胎粪样,呈3度污染,并且羊水量已仅20ML,新生儿重度窒息,故本案实质上就是因为羊水过少导致新生儿重度窒息,造成呼吸衰竭而死亡。

根据《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规定,按照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保健院在多次B超检查中未能诊断出原告当时羊水过少的原因不外乎二个:一是医务人员违反法律和医疗常规、未尽谨慎诊疗义务;二是医疗器械出现缺陷和故障。

如前所述,无论因羊水过少导致新生儿重度窒息、造成新生儿呼吸衰竭死亡是保健院违反有关法律法规和诊疗规范、未尽合理诊疗义务及时诊治所致还是因保健院的医疗器械缺陷所致,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七条、第五十九条规定,原告都有权要求保健院承担民事责任。

保健院作为公办专业妇幼健康机构,根据《孕产期保健工作管理办法》和《孕产期保健工作规范》等相关规定,甚至负有组织对辖区各级医疗保健机构的孕产期保健工作进行技术指导与评价、协助卫生行政部门制订本辖区孕产期保健工作相关规章制度、组织开展辖区内孕产期保健业务培训,组织对专业人员的考核等相关母婴保健的职责,具有高于一般的公信力,在临床母婴保健服务工作中理应更加严谨和专业。故我国《妇幼保健机构管理办法》专门要求相关医务人员对其专门领域内的注意义务标准高于一般医师的注意义务,要求其具有非同一般的专业水准。可如前所述,本案中保健院在临床保健工作中完全无视有关技术规范的要求,甚至连最通常的通过B超检查羊水过少的病情都无法诊断,将造成多少胎儿畸形、病变或者死亡?故保健院在本案中的过错严重程度恳请法庭予以足够重视,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减少或避免更多家庭遭遇如此不幸。

其次,中心医院作为我市辖区内目前唯一的一所公办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和临床教学医院,应该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和诊疗规范的要求,严谨执业、救死扶伤,为众多的医疗机构带好头,为临床见习和实习的医学生做出表率。但本案中,其亦多处违反国家法律和诊疗规范的要求,特别是在确诊原告就诊时已经羊水过少、胎儿宫内窘迫的情况下,没有依据相关医疗技术规范的要求,积极有效的采取符合诊疗规范的诊治措施,最终导致原告的新生儿死亡,也有一定的过错,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同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十一条规定,因两被告分别实施的行为,共同造成了原告的新生儿死亡的后果,应当对原告承担连责任。

二、本案原告是本案的适格主体,其主张的赔偿项目和标准符合有关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因为两被告的过错,导致两原告的新生儿死亡,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八条规定,两原告作为新生儿的父母,依法具有要求被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资格。同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规定,原告主张两被告以赔偿损失的方式承担民事责任,于法有据。并且,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和标准也符合《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规定。相关赔偿项目和标准已在庭审调查中说明,不再多述。

关于城镇居民赔偿标准问题,虽然本案原告王某红为农村居民,但原告提出了《劳动合同书》和《居住证明》等证据,表明王某红于20107月开始即在沅江市太阳鸟游艇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于2012823日起居住在沅江市港口路1569108号,其经常居住地和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两原告的新生儿系在城区出生;同时,我国对新生儿落户实行随父随母自愿的政策,两原告在新生儿出生之前就已决定其出生后随原告张某落户在沅江市城区,并且两被告在庭审质证的过程中提出的相关意见也认可原告的主张,故两原告要求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符合国家法律规定。

综上,原告的诉讼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以上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上一篇:石兰轩律师办理某人事争议再审案 下一篇:石兰轩律师代理某管辖权异议答辩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