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6-0737-0618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成功案例> 正文

石兰轩律师办理某保险合同纠纷案

来源:网络作者:石兰轩律师时间:2016-11-28

    

 

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湖南公言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原告廖某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诉被告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益阳市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的代理人,依法出席今天的法庭。根据庭审调查揭示的事实,结合审判长归纳的辩论焦点,依据事实和法律,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本案的基本事实:

原告具有A2车型机动车驾驶资格。2015324日,被告通过电话营销方式接受原告为其所有的车牌号为湘H9ME99号轩逸牌小汽车投保最高限额为120 000元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最高保险限额为500 000元的商业性第三者责任险并不记免陪,保险期限均自20153270时起至201632624时止。2016181344分许,原告驾驶湘H9ME99号小汽车沿益阳市关公路由北往南行驶,当行驶至丽都营销中心路段时,与行人何某英、陈某香相撞,致陈某香受伤、何某英经益阳市中心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该事故经益阳市交警一大队认定,原告负主要责任;何某英与陈某香负次要责任。

本案案发后,原告及其配偶石某均在事故现场报警、拨打120急救电话和被告95518报案电话,由原告配偶石某护送被害人一起至益阳市中心医院抢救,后何某英经抢救无效死亡。2016126日,原告家属与陈某香、何某英的近亲属达成协议,赔偿陈某香各项损失6000元、赔偿何某英的近亲属各项损失共计730 000元,被害人陈某香、何某英的家庭出具了谅解书。

交通事故死亡的被害人何某英,女,19821011日出生,系农村户口,自20139月起即在益阳市赫山区团州市场经营“益阳市赫山区海英副食店”。何某英生前与冷某辉结婚后生育一女取名冷某雅,2004819日出生,随何某英生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规定,何某英的死亡赔偿金以及冷某雅的抚养费应当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

何某英之父何某球,1952129日出生,住益阳市赫山区兰溪镇罗夹堤村相神公村民组;何某英之母曹某满,1954724日出生,住益阳市赫山区兰溪镇罗夹堤村相神公村民组,均到了法定退休年龄,何某英有赡养的义务。

二、被告应当依法依约赔付保险金。

1、关于交强险。

根据我国《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本案中原告在被告处投保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在案发时尚在保险期限内,被告非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都应当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原告投保的机动车因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的除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认为原告在案发时涉嫌醉酒,可以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其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法庭应不予采信。

2、关于商业性第三者责任险。

我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保险合同中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最高法院保险法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十一条规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第二十条规定,通过网络、电话等方式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以网页、音频、视频等形式对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予以提示和明确说明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其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从上述规定可知,认定保险人履行了提示义务,必须符合二个条件:一是订立保险合同时,即保险合同生效之前;二是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合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在本案中,原告系通过电话方式与被告订立保险合同,被告未向法庭提交证据证明在原、被告通过电话方式订立保险合同时已通过音频、视频、网页等方式向原告履行了责任免除条款的提示义务,且被告向法庭提交的涉案车辆的投保单、条款说明书、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条款系分别印制,无法证明原告在通过电话为案涉车辆投保时,被告让其了解了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中责任免除条款的具体内容。其次,被告主张原告签字的保险单上已经以黑体加粗的形式对免责条款进行了提示,故可免除赔偿义务,但该保险单是在保险合同成立后由被告递交给原告的,无法证明在保险合同订立时被告已向原告尽到了提示义务。故被告主张其已向原告尽到了提示义务的理由不能成立。

三、关于交通事故被害人的赔偿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死亡的,应当赔偿丧葬费及死亡赔偿金,被侵权人同时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虽案涉交通事故死亡的被害人何某英系农村户口,但其生前长时间在益阳市赫山区团州市场经营副食店,其经常居住在城镇且其收入来源于城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之规定,何某英的死亡赔偿金及其生前抚养的女儿冷某雅的生活费均应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根据湖南省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何某英的丧葬费应当计算为4490*6=26 940元、死亡赔偿金计算为28838*20=576 760元、冷某雅的生活费计算为*7/2=6 8253.5元;同时,何某英之父母均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何某英均应当承担赡养的义务。故原告因案涉交通事故应予赔偿的各项损失已明显高于其在被告处投保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及商业性第三者责任保险的最高限额。

综上,原告的各项诉讼请求均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庭予以支持。

以上代理意见,请合议庭予以采纳。

 

 


上一篇:石兰轩律师办理某民间借贷案,对基本借贷事... 下一篇:石兰轩办理某合同纠纷案,否认法人人格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