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6-0737-0618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成功案例> 正文

石兰轩律师办理某交通肇事案

来源:网络作者:石兰轩时间:2016-10-13

辩护意见书

 

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检察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二条之规定,湖南公言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犯罪嫌疑人廖某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涉嫌交通肇事罪一案的辩护人。本人接受指派后,向贵院提交了相关委托手续和律师事务所函,复制了本案案卷材料和起诉意见书,向廖某某询问和核实了相关情况,现已对本案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为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依法履行辩护人职责,协助公诉机关正确适用法律,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第一百七十条之规定,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1、廖某某尽到了交通安全法规定的相关义务,没有逃逸行为。

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八十五条规定,“交通肇事逃逸,是指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后,道路交通事故当事人为逃避法律追究,驾驶车辆或者遗弃车辆逃离道路交通事故现场的行为。”但本案中:

其一,本案事故于2016181344分发生后廖某某即立即停车,又立即拨打了“120”和“122”报警,直到围观人群越来越多且情绪十分激动,廖某某为防止事态激发(怕受害人家属一时冲动对申诉人欧打)才留下其妻石某保护现场后去为受害人筹集医疗费用准备积极救治。故廖某某在案发后尽到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规定的各项义务。

其二,本案侦查机关在询问现场目击证人暨本案被害人陈柏香时,其回答也是“一个女的从驾驶室下来,一个男的在打救护车”,故她的证词也只能证实是廖某某之妻石某驾车肇事。如果廖某某“肇事后逃逸”,在这种情况下其只要自己不去侦查机关说明真相就完全达到了“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这与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廖某某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离现场的说法相矛盾。故认定廖某某“逃逸”的事实无从谈起。

其三,对廖某某而言,在其自知没有其他违法行为的情况下,发生交通事故后需要承担的责任是积极救治伤者、进行民事赔偿,而其与石某是合法夫妻,故本案所需赔偿本来就是其夫妻共同财产,根本没有区别。故侦查机关的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廖某某“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离现场”从何谈起?其在本案中“需要逃避法律的什么追究”?

2、事故认定书认定廖某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错误。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机动车行经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时,遇行人横过道路,应当避让。”根据国务院法制办的相关答复,《道交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是规范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机动车和行人的路权关系。即只有在没有《道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任何交通信号或者虽有交通信号但不能明确指示在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和横过道路的行人路权的情况时,机动车遇行人横过道路,应当避让。

可本案事故发生在益阳市关公路丽都营销中心路段,事发地点不到30米就有人行横道和交通信号灯,完全能够清楚、规范的指示机动车和行人安全通过该段道路,根本不属于《道交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所规范的道路,故该法条不适用本案。

综上,本案侦查机关的事故认定书系认定廖某某具有肇事后逃逸行为,同时认为其未按《道交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规定避让行人,并依据《道交法》第九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认定其负事故主要责任,从而认为应该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可如前所述,本辩护人认为,廖某某在本案案发后遵守了《道交法》第七十条的各项规定,其在主观上不具有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在客观上也没有“逃逸”的必要,事实上也没有“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离现场”的行为。同时,其也不具有《道交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的违法行为,故认定廖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的依据不能成立,当然也不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交通肇事罪的相关构成要件。

以上辩护意见,请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时充分考虑。

 

 

 

                辩护人:湖南公言律师事务所

石兰轩  律师


上一篇:石兰轩办理某合同纠纷案,否认法人人格 下一篇:石兰轩律师办理某分家析产纠纷案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