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6-0737-0618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成功案例> 正文

石兰轩律师办理某分家析产纠纷案

来源:网络作者:石兰轩时间:2016-09-10

尊敬的审判员:

湖南公言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原告张某云、邓某婷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诉被告曹某春、曹某斌、曹某秋分家析产纠纷一案的代理人,依法出庭参与诉讼活动。根据庭审调查揭示的事实,依据有关法律规定,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张某云和被告曹某春的婚姻合法有效,其离婚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虽然本案原告张某云和被告曹某春在2004年结婚时,被告曹某春尚未和其前妻易某离婚,因此曹某春涉嫌重婚犯罪,其与张某云的婚姻涉嫌无效。但此后,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于2005年一审判决曹某春与其前妻易某离婚,虽然对该判决提起上诉,但后又撤回了上诉,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规定,撤回上诉的案件,其一审判决自上诉人撤回上诉之日起生效,故曹某春与其前妻易某的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同时,重婚案件系刑事自诉案件,虽然曹某春的前妻易某曾提起刑事自诉,但后又撤回了自诉,故曹某春涉嫌重婚的行为已无法追诉。

综上,根据最高法院婚姻法解释一第八条规定,当事人依据婚姻法第十条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申请时,法定的无效婚姻情形已经消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同时,被告曹某春也没有对准许其与原告张某云的离婚判决提起上诉,该判决现已发生法律效力。故本案被告认为张某云与曹某春的婚姻属无效婚姻的意见于法无据。

 

二、本案涉争房屋及其他财产应属共同共有,除宅基地之外应当等额分割。

1、本案中没有争议的基本事实是,当地集体经济组织向原、被告每人各分得了30平米的宅基地,共计150平方米。其中30平方米向外出售。后原、被告以剩下的120平米宅基地建设了门面三个、住房六套。另对该六套房屋的第四、五楼进行了装修,并对其中第四楼和第五楼的房屋添置了家具等日常用品若干。

2、对于其向外出售的30平米宅基地,各方都认为是对方出售,但结合庭审查明的的事实,张某云、曹某秋、曹某春参与了出售行为,而曹某斌、邓某婷没有参与,应当认定该30平米宅基地由张某云、曹某秋、曹某春出售,各出售10平方米。

3、本案原、被告均系家庭成员,各自对住房及家具等日常用品的共有方式没有约定,根据我国〈物权法〉第一百零三条规定,应当视为共同共有。原、被告双方共同享有对本案诉争财产的所有权。同时,根据〈物权法〉第九十九条规定,因原告张某云与被告曹某春已离婚,而原告邓某婷系原告张某云与前夫所生女儿,故两原告在本案中的共有基础已经丧失,故两原告要求分割共有财产的请求应予支持。

4、退一步讲,本案中原、被告均没有提出证据来证明各自对住房及其他日常用品的出资额,虽然被告曹某春、被告曹某秋均认为其投入了较多的份额,但皆没有提供证据予以证明。

本案中原告提出了在羊舞岭村委调取的证据证明两原告自2004年起至今所分得的土地补偿费用概由被告曹某春领取和保管,具体多少只有曹某春知情;虽然曹某春认为其领取土地补偿费用后交给了原告张某云,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同时又拒不交出具体土地补偿款的具体数额,根据最高法院民事诉讼证据规定第七十五条规定,应当推定两原告的主张成立。

本代理人需要提出的是,被告曹某春和曹某秋均认为曹某秋特别投入了资金10余万元,但在庭审过程中,曹某春和曹某秋又都确认曹某春领到属于曹某秋的土地补偿款份额后全交给了曹某秋,原告申请调取的证据中也证实曹某秋自己去村组领取过土地补偿款,由此证实曹某秋个人的土地补偿款并会和本案其他当事人的混和到一起,而全由其个人支配。此后,曹某秋认为其另外多付了10余万元的投资用于建房,但只有曹某春一人认可,张某云和邓某婷均予以否认,甚至曹某斌也不知情。曹某秋在个人独自领取和支配土地补偿款的情况下,又额外拿出巨资用于混和建房,不符合日常生活经验,其意见实难成立。

综上,原、被告双方均没有证据证明各自的投资额,依据〈物权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规定,本案诉争财产除宅基地之外应认定为等额共有。同时,根据我国〈物权法〉第九十九条规定,两原告要求分割财产的请求应予支持。

两原告应当分得五分之二的份额。但两原告只主张门面一个,住房二套。其门面可取进门左取第一间;房屋可取为第三楼及其以上房屋各一间。

以上代理意见,请法庭采纳。

 

 

 

                    代理人:湖南公言律师事务所  石兰轩律师


 


上一篇:石兰轩律师办理某交通肇事案 下一篇:益阳律师石兰轩代理某执法监督申请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