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6-0737-0618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成功案例> 正文

石兰轩律师代理某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来源:网络作者:石兰轩律师时间:2016-05-28

    

 

尊敬的审判员:

湖南公言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原告刘某珠等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诉被告松桃苗族自治县农牧局、李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根据庭审调查揭示的事实,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是提起侵权赔偿诉讼的适格主体。

根据松桃苗族自治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取松公交认字(2012)第0004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表明,两原告之子刘某系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死亡,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八条之规定,两原告作为刘某的父母,有权请求被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二、众被告均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并且被告二、四、五、六、七、八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1、根据松桃苗族自治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取松公交认字(2012)第0004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表明,本案系被告李某与黄某俊驾驶机动车操作不当所致,李、黄二人均应当向原告承担民事责任。

同时,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财产损失的,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最高限额范围内赔偿,余下部分按事故双方的责任大小予以赔偿。故李、黄二人应当向原告承担的民事赔偿为交强险赔偿以后的部分。

2、本案中被告李某为松桃县农牧局雇请的职员,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李某在本案中所造成的民事责任应当由松桃县农牧局承担。同时,松桃县农牧局所有的贵DF9289号机动车在中国人寿财产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性第三者责任险,并且本案发生在保险合同履行期限内,根据我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中国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应当在保险责任最高限额范围内承担保险责任,并直接向原告赔付保险金,不足部份由被告继续向原告赔偿。

3、本案中黄某俊已经身故,被告黄某富、李某芬、黄某强、黄某丽(以下简称四被告)均系黄某俊的家庭成员和近亲属以及第一顺序继承人。

在本案法庭调查过程中,四被告明确向法庭表示本案中黄某俊所驾驶的贵DM6728号小货车系以家庭共有财产购买,只是挂靠在被告铜仁市远丰货运有限公司经营货物运输业务,黄某俊驾驶贵DM6728号小货车经营货物运输所获得的收益用于了家庭日常生活,而本次交通事故非为黄某俊故意犯罪,而是一种过失行为,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之规定,在民事活动中,享受收益应当承担风险,必须遵循公平合理、等价有偿的原则。同时,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二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42条之规定,上述四被告依法应当向原告承担民事责任。

同时,我国《侵权责任法》已将侵权事故中受害人死亡的赔偿定义为“死亡赔偿金”,同时受害人就侵权事故造成精神损害的可以另行要求赔偿“精神抚慰金”,并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一条明确规定“死亡赔偿金”为物质损害赔偿,既然为物质损害赔偿,当然是死者预期生命存续期间所创造的财产的赔偿,根据我国《继承法》第三条之规定,公民死亡时遗留的合法的财产系遗产,故该物质损害赔偿应当为遗产。在本案庭审调查过程中,被告明确向法庭表示将就本次交通事故提起诉讼,追索黄某俊的死亡赔偿金等赔偿,意即将继承黄某俊的遗产,根据《继承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上述四被告亦应当向原告承担民事责任。

4、在本案法庭调查过程中,被告明确向法庭表示本案中黄某俊所驾驶的贵DM6728号小货车系以家庭共有财产购买,只是挂靠在被告铜仁市远丰货运有限公司,并且向被告铜仁市远丰货运有限公司缴纳了管理费等费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3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被告铜仁远丰货运有限公司应当为共同诉讼参加人,应与黄某俊或其近亲属承担连带责任。

5、本案系被告李某与黄某俊驾驶机动车操作不当所致,但刘某在本案中的死亡无法确定系被告李某还是黄某俊的侵权行为所造成,并且本案中被告李某和黄某俊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刘某的死亡。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条、第十一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被告二、四、五、六、七、八应当向原告承担连带责任。

三、原告提起的各项损害赔偿请求于法有据,人民法院应当支持。

1、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因侵权事故造成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可以要求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误工费等合理费用。

在本案中,原告提出的丧葬费系依据贵州省的职工平均工资为依据计算,其误工费系必然减少的收入损失、其交通费食宿费等合理费用提供了相关发票或者收据,计9391元。同时,两原告中年丧子,产生的精神损害是必然的,其提出的精神抚慰金赔偿数额参考了当地的经济发展状况以及侵权人的赔偿能力,合情合理,请求法庭予以支持。

2、关于死亡赔偿金,虽然本案中被侵权人刘某的户口资料登记地为行政村,但原告提出了当地人民政府和户口登记机关的证明,证实刘某生前的户口所在行政村(松木塘村,原蛟湖村)为湖南省桃江县松木塘镇人民政府的驻地,刘某生前居住在松木塘镇天桃路西侧,属于建制镇小城镇的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规定,刘某的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

同时,原告在提起诉讼时即向人民法院申请调取了松桃苗族自治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取松公交认字(2012)第00044号道路交通事故案卷卷宗,以证明刘某生前长时间在铜仁市碧江区新中伟货物托运部工作,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在铜仁市的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民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之规定,刘某的死亡赔偿金也应当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

在本案中,原告提出了湖南省统计局2011年度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以证明湖南省2011年度城镇居住人平可支配收入为18644元,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即贵州省的相关标准,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第三十五条之规定,本案中刘某的死亡赔偿金应当按湖南省的相关标准计算,即372880元。

四、本案系同一侵权事故致多人死亡。

本案中造成了刘某与黄某俊死亡,并且黄某俊的近亲属在庭审调查过种中明确表示将提起侵权诉讼。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55条规定,本代理人建议法庭合并审理或者判决。同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七条之规定,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故本次交通事故中,无论是刘某还是黄某俊被人民法院认定按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赔偿,其二人的死亡赔偿金应当相同。

以上代理意见综合了2012122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请法庭予以采纳。本人20121130的有关代理意见作废。谢谢。

 


上一篇:石兰轩律师办理某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代理... 下一篇:广州警方撤销湖南“被服刑”农民“犯罪记录...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