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6-0737-0618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成功案例> 正文

石兰轩律师办理某债权人撤销权纠纷案

来源:网络作者:石兰轩律师时间:2016-05-19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湖南公言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王某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与原告程某、广州某公司、第三人杨某某等撤销权纠纷一案的代理人,依法参加诉讼活动。经过庭审调查揭示的事实,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无权提起撤销权诉讼。

第一,原告对被告不享有合同之债。本案中,原告无论是诉状陈述还是法庭辩论意见,均称其对被告提起撤销权诉讼的依据是《合同法》第七十四条,即合同之债的撤销权(除此以外我国只有《企业破产法》设立了类似撤销权)。但原告在庭审过程中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证明其对被告享有合同之债,甚至原、被告之间连合同纠纷都没有。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一条、第二条之规定,该法调整的是平等主体之间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有关的民事法律行为,除此之外的民事法律行为该法并不调整。因此,原告不能依据《合同法》的有关规定提起除合同之债在外的撤销权诉讼。

第二、原告对被告不享有确定债权。退一步讲,即使《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的规定的债权人撤销权适用于所有债权,但原告在庭审过程中提出的欲证明原告对被告享有侵权之债的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四8万余元的民事判决书被告并未收到,其真实性都无法确定,同时原告也未提出任何证据证明该四份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故原告所主张的侵权之债的债权并未确定,原告也不具备提起撤销权诉讼的资格。

再退一步,即使上述民事判决书已经生效,根据判决书的有关日期推算,判决生效时间表至少是201312月份,债权形成时间至少是2014年元月份。在原告向第三人王彤彤赠与本案诉争房屋时原告所主张的债权也并未形成,原告同样不具备提起撤销权诉讼的资格。

二、被告向第三人赠与房产的时间是20128月,并非逃避债务。

被告与第三人杨某某于20002月结婚,同年11月婚生女孩王某彤,在婚姻存续期间共同添置了本案诉争房产。因种种原因,被告与第三人杨某某于20128月经湖南省桃江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协议离婚,并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共同将本案诉争房产赠与给第三人王某彤,并将房屋所有权证及钥匙等交付给王某彤的监护人杨某某保管,王彤彤已实际占有该房产。根据《最高法院执行<民法通则>意见》第128条规定,被告向第三人王某彤赠与房产的行为于20128月即已生效,距原告主张的所谓债权相距甚久。后被告与第三人于201311月公证的赠与书实质上即来源于上述离婚协议(公证档案亦有留存),并且该公证系因国家司法部和建设部于1991831日发布的《关于房产登记管理中加强公证的联合通知》的强制规定,即房地产赠与不经公证无法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原告和第三人系不得已而为之。故201310月的房地产所有转移登记只是一个物权公示程序,并非赠与行为发生时间,不能认定被告为逃避债务转移财产。

三、被告向第三人赠与本案诉争财产并不损害原告的债权。

根据《合同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债权人行使撤销权的前提条件之一是债务人放弃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移财产对债权人造成了损害。本案中即使人民法院认定原告对被告享有到期债权也有权提起撤销权诉讼,而原告在庭审过程中仅出示了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四份民事判决书,数额仅9万余元。现被告名下仍有小汽车、公司股份等财产,并非没有其他财产(附现有财产依据)。同时原告也未提出任何证据证明上述判决已进入执行程序,人民法院已查实被告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被告向第三人王某彤赠与财产的行为对原告的债权造成了损害,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原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综上,本代理人认为,原告在本案中提起撤销权诉讼于法无据、原告所主张的债权并不确定,被告向第三人王某彤赠与房产的行为并非逃避债务也不对原告造成任何损害,原告所有的主张均不成立,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以上代理意见,请合议庭予以采纳。

 


上一篇:石兰轩律师办理某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石兰轩律师办理某租赁合同纠纷案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