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6-0737-0618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律师风采> 正文

东莞扫黄:法治与人性该如何“和谐”

来源:网络作者:未知时间:2016-01-13

  东莞扫黄:法治与人性该如何“和谐”?

  2014年2月9日上午,中央电视台报道东莞市部分酒店从事**经营。当天下午,东莞市委、市政府即决定全市“扫黄”,出动6525名警力对全市所有桑拿、按摩、足浴及其他娱乐场所进行检查,查封涉黄娱乐服务场所12家;对央视节目曝光的涉黄场所进行统一清查,当天即抓捕涉黄人员67人;同时宣布对该市中堂镇公安分局局长和涉黄酒店所在地派出所所长停职调查;对央视报道拨打110举报后无人出警情况,当天负责接处警的派出所领导和民警共8人停止执行职务。自此,有中国“性都”之称的广东省东莞市,以雷霆之势展开了一场“扫黄”行动,并进一步发展至广东全省乃至全国。

  但是,这场声势浩大的“扫黄”行动开始后,在官方和民间存在着两种不同的争议。官方认为,卖淫嫖娼违***公德和法律规定,当然应当打击和禁止;部分民间人士则认为,性权利系基本人权,公权力不应过份介入。

  有一种观点认为,卖淫嫖娼系封建社会和父权政治时期遗留下来的不良风气,是旧社会男性岐视和**妇女的一种表现。新中国成立后,政府着手“解放妇女”、“破旧创新”,《婚姻法》明确规定实行一夫一妻制度,夫妻双方都有忠实的义务;《妇女权益保护法》进一步规定妇女享有与男子同等的社会权利,同时规定妇女应当尊重社会公德,履行法定义务。现实生活中,因为卖淫嫖娼活动引起的家庭矛盾、打架斗殴等危害社会秩序的情况也确实时有发生。基于上述理由,无论是我国《妇女权益保障法》、《治安管理处罚法》还是《刑法》都明确禁止卖淫嫖娼,违者一律处以治安处罚;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文规定,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因此,站在严明法纪、净化风气、保护妇女合法权益的高度,国家打击卖淫嫖娼着实依法可依,无可非议。

  但是,从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进程来看,卖淫嫖娼这一社会现象自古以来就是禁而不止的。史料显示,早在公元前古希腊的庞贝古城,就有专门的****场所,甚至路边还竖有指路牌。我国封建社会时期,****业同样长期存在,并且产生了“李师师”、“苏小小”等名妓。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曾一度宣称根除了卖淫嫖娼这一社会恶习,但曾几何时又旧病复发。近年来卖淫妇女越来越多,并且呈专业化、低龄化、学生化趋势,甚至在个别地区已形成产业化,广东省东莞市亦因此有了“中国性都”的称号。

  不容置疑,生理需要是人类最基本的需要,性需求是人类最原始的自然追求。但是,这一最基本的需求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够随时随地可以满足的:男女比例失衡加大,许多青壮年男子娶不到老婆;就业压力加剧,流动人口越来越多,夫妻长时间分居两地,等等。如何解决这些人的生理需求,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问题。基于这些考虑,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女社会学家李银河、网名“流氓燕”的刘海燕等专家、学者曾公开呼请国家支持“卖淫合法化”或者“卖淫非罪化”。

  事实上,在现代社会,卖淫嫖娼已是很正常甚至很普遍的事情,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这一现象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和进行着。上至政府部门的**,下至财大气粗老板,养**、包二奶现象也常有耳闻。但是,这只能是一小部分有权有势的人解决性需求的手段,对大部分无权无势的男人来说,他们是包不起二奶、养不起**的。为了解决这些男人的生理需求,人类社会就自然而然产生了一个古老而现实、敏感而边缘化的职业:娼妓和****业。

  虽然娼妓和****业是人类社会最古老、最原始的职业,但是这一职业群体始终受到正统社会的排斥。主流社会始终不予承认她们为社会进步和经济繁荣所作出的贡献。但娼妓和****业作为人类最原始的生理需求的产物,有其存在和发展的必然规律。我国《宪法》第三十三条明文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性需求作为人类最原始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当然是一种基本人权。同时,在娼妓和****业自古以来禁而不绝、堵而不止的情况下,我们是否可以退后一步,客观正视这一社会现象的存在?与其让其在社会边缘忐忑生存,倒不如以人性化的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即不管有无金钱交易,法律都不约束两个成年男女在隐私场合自愿发生的性行为;修改国家《刑法》、《妇女权益保障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在不危害社会公共秩序的情况下,减少国家行政公权对**行业的干预。基于****引发的纠纷尽量通过民事方式解决。

  实质上,如果一味强调打击卖淫嫖娼行为,也等于是社会歧视娼妓,甚至是歧视和**没有老婆或者夫妻分居、生理需求得不到满足的男子。因此,对于娼妓和****问题,我们的思想不要为传统观念所束缚,要着重考虑是否有利于保障人权,是否有利于社会稳定和发展。以人性化方式解决娼妓和****业的存在问题,既不是赞成性开放和性泛滥,也不是为卖淫嫖娼叫好。就象发放避孕套的目的不是鼓励非婚同居和性行为,而是为了防止性病传播一样。国家在法律上减少行政公权对**行业的干预,赋予性服务工作者的职业地位,其目的平等保障人权,客观正视人类最原始的生理需要,减少性服务工作者受侵害的机会,解决深层次的社会问题。


上一篇:关于城市道路停车收费问题的法律探讨 下一篇:湖南益阳沧水铺镇旅游资源简介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